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云南省工商業聯合會|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首頁 > 新聞動態 > 正文

曲靖中院發布涉民營企業十大典型案例
2019-06-03 15:43:21   來源:曲靖市中級法院   

涉民營企業十大典型案例 

前言

  改革開放40年來,民營企業蓬勃發展,民營經濟從小到大、由弱變強,在穩定增長、促進創新、增加就業、改善民生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成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目前,受制于外部和內部、主觀和客觀等多重原因,民營經濟領域矛盾糾紛呈現多發態勢,人民法院在此類訴訟案件的審理執行過程中進行了分析和總結。發布涉民營企業十大經典案例,是曲靖法院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落實曲靖市委關于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要求的具體舉措之一,反映了曲靖法院對于涉民營經濟案件的事實認定標準、裁判尺度和執行方式,有利于民營企業加強自我風險防控,也有助于指導涉民營企業案件審判執行工作,有助于商事調解組織作用的發揮,提升法院與工商聯協作機制效能,共同努力構建穩定、公平、透明的法治化營商環境。

       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9年5月

 

一、某木業公司與趙某某排除妨害糾紛案

——依法保護民營企業合法取得的建設用地使用權

【基本案情】

2010年5月20日,原告某木業公司與師宗縣人民政府簽訂了《關于轉讓原球墨鑄管廠協議書》,以出讓方式取得位于師宗縣新國道旁某處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并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權證。自2015年以來,趙某某以未取得征地款為由向某木業公司索要賠償,并拆毀了告廠區的圍墻,鏟除某木業公司廠區的竹柳試驗基地樹苗,在某木業公司廠區內挖溝筑墻,侵占原告公司享有使用權的土地約810余平方米,并在該土地面積內壘砌圍墻,將部分土地隔離。該木業公司為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訴至法院,要求趙某某停止侵權、排除妨害、恢復原狀。

被告趙某某辯稱,該爭議土地屬于其承包地,多年一直在上面種菜。1998年,縣政府頒發字第1XX號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給被告,2008年1月1日縣政府頒發政農地承包權政(2007)第1050XXXX號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給被告,均確認被告對該土地的承包經營權。本案爭議土地不屬于民事案件的受理范圍的,因權屬不清,請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裁判結果】

師宗縣人民法院審查認為土地權屬不清,依法應當由有關主管機構先行確認土地權屬,不屬人民法院民事訴訟案件的受案范圍,裁定駁回原告某木業公司的起訴。某木業公司提出上訴,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撤銷一審裁定并指令審理。師宗縣人民法院經審理后判決被告趙某某十日內拆除其建在原告某木業公司以出讓方式取得的位于師宗縣新國道旁某處土地上的圍墻,停止侵權,恢復原狀;原告雖主張毀損圍墻等經濟損失共計93600元,但其未提交相關證據予以證實,且經法院釋明后自愿放棄對其主張的損失進行評估鑒定,故對其請求判決被告賠償相關損失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法院生效判決認為,妨害物權或者可能妨害物權的,權利人可以請求排除妨害或消除危險。原告某木業公司與師宗縣人民政府簽訂了《關于轉讓原球墨鑄管廠協議書》,以出讓方式取得位于師宗縣新國道旁某處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并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權證。師宗縣國土資源局出具了《關于某木業公司有關土地的情況說明》并附有該塊土地現狀地測量圖(截圖),被告趙某某拆毀圍墻并另行建砌圍墻隔離部分的土地已在師宗縣2006年第一批城市建設用地范圍。故原告某木業公司對該地享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其主張被告趙某某停止侵權、排除妨害、恢復原狀的訴訟請求,于法有據,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典型意義】

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各項建設的加快,征收農村集體土地數量逐年增加,加之被征地拆遷群眾對法律法規政策的理解和訴求增加等原因,因土地權屬引發的信訪、信息公開、行政及民事訴訟等驟增。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對于已受理的涉及土地糾紛的民事案件,應首先審查爭議的實質是土地侵權之爭還是土地權屬確權之爭。土地確權是指人民政府對于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因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爭議所作出的處理決定;土地侵權是指不享有土地權屬的人侵犯享有土地權屬的人的土地所有權或使用權的行為。土地確權與土地侵權是兩種不同性質的行為,前者是人民政府依照土地管理法就特定民事糾紛做出的裁決,是人民政府依職權實施的一種具體行政行為,若當事人不服人民政府的確權決定而向人民法院起訴,屬于行政案件。后者是一方當事人侵犯另一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屬于平等主體之間的民事活動,如果其中一方當事人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應屬民事案件。土地侵權是以土地確權為基礎的,只有在土地權屬明確的前提下,才會產生土地侵權的問題;權屬不清,雙方當事人對土地權屬存在爭議,就不能認定為侵權。因此,涉及土地使用權權屬爭議的糾紛,不屬法院民事案件受案范圍,如已受理,應裁定駁回起訴。但在本案中,根據物權公示原則,原告已通過合法方式取得系爭土地的建設用地使用權,權屬清晰,應當受到法律的保護,本案爭議屬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案范圍,二審法院審查后依法指令一審法院審理本案,一審法院經過審理,依法采信相關證據,確認原告所取得建設用地使用權,判決被告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切實保護了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
 

二、昆明某食品公司與于某、高某、楊某、黃某買賣合同糾紛案

——未按法定程序進行清算,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基本案情】

原告昆明某食品公司向宣威某商貿公司下屬的宣威市某購物中心宣威店供貨,雙方簽訂了相關《商品采購合同》,2015年7月14日,經原告與宣威某商貿公司對賬結算,雙方書面確認宣威某商貿公司欠原告昆明某食品公司貨款金額為人民幣133138元,后宣威某商貿公司未向原告支付所欠貨款。原告訴至法院,要求于某、高某、楊某、黃某依法對宣威市某商貿有限公司的債務向原告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另,宣威某商貿公司于2014年12月22日登記成立,公司性質屬自然人出資有限責任公司,公司股東為于某、高某、楊某、黃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于某,高某為公司監事,注冊資本800萬元。2015年11月10日,宣威某商貿公司召開全體股東會議,會議決議:一、同意注銷宣威某商貿公司;二、成立公司注銷清算組,清算組負責人于某,清算組成員于某、高某;三、全權委托楊某到工商局辦理公司注銷備案登記。宣威某商貿公司于2016年1月18日被注銷。在公司注銷前,該公司股東出具的清算報告上記載公司清算組于2015年11月12日通知公司債權人申報債權,并于2015年11月18日在云南經濟日報公告公司債權人申報債權,截至于2016年1月18日止債權人申報債權為零,公司沒有下欠債務,公司債權債務清算完畢,剩余財產已按股東出資比例進行分配。

【裁判結果】

法院生效判決認為,公司全體股東一致同意解散公司,并經工商部門核準成立清算組,符合《公司法》的規定。但公司清算組并未通知債權人,也未在報紙上公告,沒有依法清算,以虛假的清算報告向工商局辦理注銷登記,債權人有權依法要求清算組成員和公司股東承擔清償責任。被告楊某、黃某作為公司股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之規定,楊某、黃某與被告于某、高某應對原告昆明某食品公司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由被告于某、高某、楊某、黃某在判決生效后十日內連帶賠償原告昆明某食品公司貨款人民幣133138元,并給付自2015年7月14日起至款項還清之日止,以133138元為本金,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人民幣貸款基準利率,參照逾期罰息利率標準計算利息。

【典型意義】

本案是依法公平保護民營企業作為市場交易主體合法權益的典型案例。公司清算是指在公司面臨終止的情況下,負有清算義務的主體按照法律規定的方式、程序對公司的資產、負債、股東權益等公司的狀況作全面的清理和處置,使得公司與其它社會主體之間產生的權利和義務歸于消滅,從而為公司的終止提供合理依據的行為。公司清算法律制度的直接目的是對即將終止的公司財產、債權債務進行清理,而最終目標和價值則在于法律通過清算程序實現對公司債權人利益、公司股東權益和社會經濟秩序的全面有效的保護。我國《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對公司清算制度作了進一步的修改和完善,規定公司有未清算、逾期清算、拖延清算、違法清算以及未依法清算等情形的,債權人有權要求有限公司股東、股份公司董事和控股股東、公司實際控制人以及清算組成員等承擔賠償責任、清償責任或者其他民事責任。

“重公司設立、輕公司消亡”是我國公司法立法和執法層面上長期為人詬病并屢屢無法徹底化解的現象。公司在“經營不善”或“名存實亡”后經常關門大吉、一走了之,公司登記機關往往只能以公司未參加年檢為名將其吊銷營業執照,而通過正常的法律程序履行注銷手續的公司可謂“鳳毛麟角”。而根據我國現行法律規定,公司未經清算即注銷,股東將對公司注銷前所欠債務承擔清償責任。股東為逃避債務,在未通知債權人申報債權的情況下,惡意注銷,處理公司財產,不僅未盡清算義務,而且占有公司財產,侵犯了債權人的合法利益,應當承擔責任。在無證據證明公司財產狀況的情況下,應當向債權人承擔清償責任。本案正是如此,股東雖有清算的意識,但因其并未按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清算,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相應責任。
 

三、昆明某商貿公司與羅平某商貿公司、羅平某煤礦買賣合同糾紛案

——訴訟時效風險的防范

【基本案情】

2015年5月25日,原告昆明某商貿公司與被告羅平某商貿公司、羅平縣某煤礦三方簽訂了《工礦產品購銷合同》,該合同約定原告向被告提供礦工鋼,雙方在合同中約定了結算方式及期限:“按實際發貨重量計算,提貨30日內付清全部貨款。”2015年6月10日,原告向被告發送礦工鋼59.394噸,總價為216788.1元,后羅平某商貿公司未支付貨款。原告于2017年10月17日向羅平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支付貨款及資金占用費。兩被告辯稱:本案已超過訴訟時效,原告應喪失勝訴權。

【裁判結果】

羅平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根據雙方在2015年6月10日交付貨物后所約定的“提貨30日內付清全部貨款”,兩被告在30日內未付款,訴訟時效起算日期應為2015年7月11日,昆明某商貿公司卻在2017年10月17日向法院起訴主張權利,已超兩年訴訟時效。昆明某商貿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具有中止、中斷的情形,昆明某商貿公司的起訴已超過兩年的訴訟時效,其訴訟請求應予以駁回。昆明某商貿公司提出應按三年計算訴訟時效的主張,無法律依據。羅平縣人民法院判決駁回原告昆明某商貿公司的訴訟請求。宣判后,原告昆明某商貿公司提出上訴。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訴訟時效是企業防范經營法律風險最基礎最常見的注意事項,需時刻注意訴訟時效的問題。訴訟時效是指受到侵害的權利人在法定的時效期間內不行使權利,當時效期間屆滿時,債務人獲得訴訟時效抗辯權。其制度設立旨在督促當事人及時地行使權利,有利于穩定社會經濟秩序,減少訴訟,保證人民法院正確、合理、及時地解決各種民事糾紛,正所謂“法律不保護躺在法律上睡覺的人”。權利人超過訴訟時效期間未行使權利,即喪失勝訴權,訴訟時效的起算、中止、中斷就顯得尤為重要。

本案爭議焦點一是是否存在訴訟時效中止、中斷的情形;二是本案的訴訟時效如何起算的問題。原告昆明某商貿公司雖提出曾向作為羅平縣某煤礦員工的唐某催收過貨款,應視為訴訟時效中斷的情形。但作為證人唐某的證言證明效力較低,其在本案的一審、二審中,證言有相互矛盾之處,因昆明某商貿公司沒有提出有效證據證明產生訴訟時效中斷的情形,故其關于訴訟時效中斷的主張未能得到支持。實踐中,可以采取在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前向對方發送信件或者數據電文等能夠證明主張權利的有效方式,從而達到訴訟時效中斷的效果,但在信件中務必要有明確要求支付欠款的內容。其次,2017年10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民法總則》將原來的一般訴訟時效期間——兩年修改為三年,如何銜接適用法律,對訴訟時效的起算及計算尤為重要。因《民法通則》并未廢止,處于與《民法總則》同時有效并實施的狀態,給審判實務中帶來了一定的困擾,如何選擇適用需要根據實際情況嚴格區分:

1、訴訟時效期間在2017年10月1日前已經屆滿的,無論權利人是在此前起訴還是此后起訴,訴訟時效均應適用《民法通則》,本案中,訴訟時效起算日期應為2015年7月11日,至2017年7月10日屆滿,即在2017年10月1日已經屆滿。故原告在2017年10月17日向法院起訴時已超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規定的兩年的訴訟時效,不能因為《民法總則》的實施,又恢復已超過的訴訟時效,這不符合立法本意;

2、訴訟時效期間從2017年10月1日前起算,在2017年10月1日尚未屆滿的,且在此之后起訴的,應適用于《民法總則》;

3、在此前開始計算并出現訴訟時效中斷、中止、的情形,到2017年10月1日后又恢復計算的,也應適用《民法總則》為宜;

4、從2017年10月1日起算訴訟時效期間的,一律適用《民法總則》。
 

四、A公司與老張、B公司確認合同效力糾紛案

——公司對外意思表示的認定

【基本案情】

2015年11月9日,被告老張與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某經協商一致簽訂了《以物抵債三方協議》,被告老張在簽章欄簽署了原告A公司法定代表人小張的名字,但沒有公司簽章。該協議中約定A公司對一批木材無償進行生產加工。協議簽署后,在木材加工過程中產生糾紛,原告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確認該《以物抵債三方協議》對原告不發生法律效力。B公司辯稱:A公司法定代表人小張只是老張的顯名持股人,其權利都基于老張的指定和授權,從公司發起設立到公司實際經營管理,協議中的另外兩方完全相信老張有權代理名義法人小張,綜合上述理由,要求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裁判結果】

富源縣人民法院認為,A公司系2015年9月29日經工商登記的公司法人,是具有民事權利能力和民事行為能力、依法獨立享有民事權利和承擔民事義務的組織。被告老張與A公司法定代表人小張之間是何關系、有何權利義務約定,均不能抗辯工商登記的公示效力。本案中,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該公司執行董事小張,其代表A公司行使職權,若其他人代表公司行使職權應當得到法人的授權或事后追認。在庭審中,B公司認可簽署《以物抵債四方協議》時小張并未到場,其名字系被告老張所簽,但沒有證據證明被告老張得到A公司的授權;協議簽訂后,A公司也沒有對被告老張無權代理的行為進行追認;因此該協議并非A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不對A公司產生約束力。B公司認為被告老張有權代理A公司的辯解理由沒有證據證實,也與查明的案件事實不符,法院判決:被告老張、被告B公司于2015年11月9日所簽訂的《以物抵債三方協議》不對原告A公司產生法律效力,該協議對原告A公司沒有約束力。當事人上訴后,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維持了一審判決結果。

【典型意義】

企業須完善有關公章、空白合同的保管、使用的制度,規范對外意思表示的形式和內容,在簽訂合同時也應盡到相關審慎義務,避免因此發生糾紛。

1.關于法人意思表示真實性的認定問題

根據《民法總則》第五十七條規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規定,代表法人從事民事活動的負責人,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法人系擬制人格,法人的民事行為必然需要通過自然人來進行行使,而法定代表人才是有權代表法人作出意思表示的實際執行人。本案A公司既沒有在協議中加蓋公司印章,也沒有法定代表人小張的簽字,因此無法認定該協議內容系原告的真實意思表示。

2.有權代理和無權代理的認定問題

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七十一條: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仍然實施代理行為,未被被代理人追認的,對被代理人不發生效力。本案中老張雖然是原告B公司法定代表人小張的父親,但其并沒有得到原告B公司的授權,簽訂協議后也未得到原告的追認,故老張簽訂協議的行為不對原告產生效力。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構成表見代理,則被代理人應承擔該代理行為的后果。表見代理是指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仍以代理人名義訂立合同,而善意相對人客觀上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代理人具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為有效,被代理人應按照合同約定承擔民事責任。善意相對人的意思是要求相對人無過錯,包括故意或過失的過錯,即相對人是否盡到了審慎的注意義務。表見代理制度旨在保護善意第三人利益、維護交易安全,產生與有權代理相同的法律效果。構成表見代理的情形,被代理人在承擔有效代理行為所產生的責任后,可以向無權代理人追償因代理行為而遭受的損失。
 

五、原告(反訴被告)宣威某煤礦甲井、原告鄭某與被告(反訴原告)宣威某煤礦乙井及被告某礦業公司、秦某合同糾紛一案

——積極作為,依法妥善審理煤礦產業重整、關停中的糾紛案件

【基本案情】

2014年6月10日,宣威某煤礦甲井(A方)與乙井(B方)簽訂《煤礦資源整合協議》,該協議約定:“一、根據國家及各級政府煤礦資源整合的要求,經雙方協商同意二礦井進行整合,保留宣威某煤礦乙井煤礦,由B方繼續經營,A方申請關停,在政府規定時間內退出煤礦經營。二、雙方礦井進行整合后,由B方補償A方2500萬元,補償費用在本協議簽訂時支付500萬元,其余費用在2015年內用其生產的原煤按市場價抵償給A方,按每季度供給A方15000噸(按實際生產時間計算),如不能按時供煤抵償,應承擔欠款總額10%的違約金。……六、本協議自雙方蓋章及投資人簽字之日起生效,任何一方不得違反,如B方違約應支付對方補償金額30%的違約金。”協議雙方當事人均未簽章,僅有秦某以B方投資人、鄭某以A方投資人的身份分別在協議落款處簽名捺手印。同日,乙井、宣威某礦業公司向甲井出具《欠條》,秦某以實際控制人身份在《欠條》上簽名捺手印,《欠條》載明:“根據2014年6月10日煤礦資源整合協議的約定,宣威某煤礦乙井欠某煤礦甲井(鄭某)資源整合款人民幣2500萬元,在一個星期內付款500萬元,下欠2000萬元。”2014年6月11日,甲井向主管部門提出關閉煤礦的書面申請,后甲井作為曲靖市煤炭產業結構調整轉型升級整頓關閉的直接關閉類煤礦之一通過了審查確認,并于2015年10月31日關閉退出。關閉退出后,甲井獲得財政補助資金300萬元。秦某2014年6月23日向鄭某轉賬500萬元后未再支付下欠款項。甲井、鄭某向法院提出訴請:1、依法判令三被告及時支付下欠原告的煤礦資源整合款2000萬元;2、判令三被告支付原告違約金200萬元;3、案件受理費由三被告承擔。

乙井主張“《煤礦資源整合協議》依法成立,且自成立之日起具有法律約束力,甲井應當履行煤礦資源整合報批義務。而甲井擅自解除該《煤礦資源整合協議》,未向審批管理機關提出煤礦資源整合申請并提交有關資料,將甲井關閉退出類型由“整合關閉類煤礦”改變為“直接關閉類煤礦”,并經云南省煤礦整頓關閉工作聯席會議審查確認,由曲靖市人民政府督促宣威市人民政府組織相關部門按照“直接關閉類煤礦”予以關閉,致使轉移甲井的采礦權及與該采礦權相關的礦產資源儲量、煤礦生產能力或者規模指標等所反映的財產權益,形成客觀上履行不能的一種事實狀態,最終導致乙井訂立該《煤礦資源整合協議》的根本目的不能實現。”據此提出反訴請求:解除反訴原告與反訴被告于2014年6月10日簽訂的《煤礦資源整合協議》;由甲井返還乙井已付的煤礦資源整合款500萬元,并償付自2014年6月21日起至實際付清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人民幣貸款基準利率上浮30%標準計算的資金占用費;甲井承擔訴訟費用。

【裁判結果】

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宣威某煤礦甲井與宣威某煤礦乙井在按政策規定須進行重組整合的情況下,雙方未能就重組整合達成一致,在宣威市某鎮人民政府主持、鎮煤管所參與下,組織雙方協商確定:關閉甲井,保留乙井,由乙井補償甲井2500萬元。根據宣威市某鎮黨委、政府出具的2018年3月9日《情況說明》、2019年1月17日《調查筆錄》及時任煤管所長代某的《情況說明》印證,雙方對該協議的真實意思表示系按照曲靖市煤礦產業轉型升級的相關文件要求,對本案兩對礦井,關閉一對,保留一對。同時結合全省煤炭資源整合產業升級改造的政策要求,本案協議所約定整合系指關閉甲井而保留乙井,所支付的價款款項性質為關閉礦井補償款項。該協議內容經雙方當事人認可,且不違反法律及國家煤炭產業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的相關政策規定,該協議合法有效。甲井按照協議約定,向主管部門提出書面申請,并經審查確認,于2015年10月31日按規定時間關閉退出,已履行協議約定義務;乙井經審查確認為煤炭產業結構調整轉型升級整合重組類煤礦得以保留,按照協議約定,應當履行向甲井支付煤礦關閉補償款的義務,但乙井在向甲井支付了500萬元煤礦關閉補償款后即停止履行“用原煤按市場價抵償欠款”的合同義務,已構成違約,合同約定“承擔欠款總額10%的違約金”,未違反相關法律規定,予以確認。乙井、宣威某礦業公司公司向甲井出具《欠條》,秦某以實際控制人身份在《欠條》上簽名捺印,乙井并不脫離該合同關系,宣威某礦業公司、秦某自愿加入到乙井與甲井的合同關系當中,構成債務加入,宣威某礦業公司、秦某應當與乙井共同承擔向甲井支付煤礦關閉補償款的合同義務。甲井訴訟請求于法有據,可予支持。鄭某系甲井的負責人(實際投資人),可以代表甲井提起訴訟,但其本人并非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系的公民,不具有針對涉案協議的請求權基礎,不屬于本案適格原告,其訴訟請求應予駁回。

關于反訴部分,根據本案事實,案涉《煤礦資源整合協議》約定關閉甲井、保留乙井,并未涉及由乙井作為整合主體對甲井尚有開采價值的煤炭資源、資金、資產、技術、批準生產指標等生產要素進行整合。國家、省、市關于煤炭資源整合的相關規定和政策,是兩個合法礦井之間進行重組整合必須遵循的法規和政策依據,本案訴爭協議約定的“整合”實指“關閉甲井,保留乙井”,“煤炭資源整合款”實為“關閉礦井補償款”。乙井提出反訴所依據的事實并非當事人在協議中約定的內容,其反訴請求缺乏事實依據,不予支持。

法院判決:一、宣威某煤礦乙井、某礦業公司、秦某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30日內,給付宣威某煤礦甲井礦井關閉補償費下欠款2000萬元、賠付違約金200萬元;二、駁回原告鄭某的訴訟請求;三、駁回宣威某煤礦乙井的反訴請求。后乙井、某礦業公司公司、秦某提起上訴,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二審審理,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近年來,在產業轉型升級期間,因政策調整,富源、宣威等地區大批煤礦整合、關閉、停業整頓,煤炭行業產生大量糾紛,加之涉訴民營企業大都是家族式經營,高度集權和封閉,管理模式無法與現代企業制度和管理理念接軌,沒有健全的財務控制體系,企業資產與個人財產混同,財務信息不準確等原因,此類案件往往較為復雜。如何準確認定案件法律事實、嚴格適用法律和把握政策,給法官帶來新的挑戰。本案中,承辦法官為查清案件事實,主動作為,在庭后前往宣威市某鎮人民政府向該鎮相關人員就本案相關事實作調查,并組織雙方當事人分別對證人證言進行質證,聯系全案事實背景,嚴格審查認定各方證據,厘清本訴與反訴的法律事實和法律關系。法院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完整把握司法政策導向,用好用盡用足司法手段,彰顯了主動把法院工作置于全市經濟社會發展大局中去系統思考、謀劃、推進的意識和能力,注重政治效果、社會效果的統一,保障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也促進了地方經濟和諧穩定發展。

六、某農業公司訴會澤縣魯納鄉人民政府行政強制措施和會澤縣人民政府復議決定違法一案

——依法確認政府違法查封的行政行為違法

【基本案情】

會澤縣魯納鄉人民政府于2009年9月29日與某農業公司簽訂了租賃合同,將養殖基地租賃與某農業公司經營養殖,合同約定每年租金2.2萬,租賃期7年,自2009年9月29日起至2016年9月29日止。由于魯納鄉人民政府認為某農業公司沒有按照合同約定達到預期養殖目標,決定到期后收回該養殖基地。2016年9月19日,魯納鄉人民政府向某農業公司發出《通知》,稱合同期滿要如期收回該養殖基地。某農業公司對《通知》不予理會。9月30日,魯納鄉人民政府用告知書的方式責令某農業公司于10月7日前搬走自己的財物,交回養殖基地。10月8日,魯納鄉人民政府相關工作人員去該養殖基地辦理交接手續,但某農業公司法定代表人不予配合,魯納鄉人民政府遂用封條封存財物,再次責令某農業公司10月15日前交回養殖基地。某農業公司認為鄉政府的查封行為違法,10月24日向會澤縣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在行政復議過程中,經會澤縣人民政府協調,某農業公司同意撤回復議申請,魯納鄉人民政府解除查封。12月22日,會澤縣人民政府以原行政機關已于11月15日解除了違法查封,致使審理的行政行為對象已經不存在,繼續審理原行政行為即失去了法律意義為由,決定對復議案件終止審理,并于2017年1月10日向某農業公司送達了《行政復議終止通知書》。某農業公司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魯納鄉人民政府查封的行政強制措施違法,責令解除查封,返還原告財物、房屋及土地使用權,并賠償因查封給原告造成的損失;同時請求法院撤銷被告會澤縣人民政府終止復議的行政行為。

【裁判結果】

沾益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根據《行政強制法》第二十二條規定查封、扣押應當由法律、法規規定的行政機關實施,其他任何行政機關或者組織不得實施。魯納鄉人民政府依法沒有查封、扣押行政強制措施的職權,其所采取查封行為屬于超越職權,應確認違法。鑒于該違法查封已經由魯納鄉人民政府自己糾正,無撤銷內容,故依法不予撤銷。會澤縣人民政府責令原行政機關糾正違法查封行為,某農業公司法定代表人已同意撤回復議申請,在法定期限內作出了終止復議的決定,依法不應撤銷終止復議決定行為。某農業公司沒有提供證據證實該行政行為對其造成了損害后果,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判決:一、被告會澤縣魯納鄉人民政府對原告某農業公司魯納鄉黑山羊養殖基地予以查封的行政強制措施違法。二、被告會澤縣人民政府終止復議的行政行為有效。三、駁回原告某農業公司其他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50元免收。宣判后,某農業公司不服,提起上訴,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職權法定原則是行政機關依法行政必須遵守的基本原則,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行使職權必須有法律的明確授權且必須在法律規定的職權范圍內活動。查封、扣押應當由法律、法規規定的行政機關實施,其他任何行政機關或者組織不得實施。

本案中,魯納鄉人民政府與某農業公司簽訂租賃合同,雙方對養殖基地的出租與承租屬于市場行為,雙方成立平等民事主體之間的民事法律關系,主體地位平等,魯納鄉人民政府不因其行政機關的身份而享有任何特權,雙方因租賃關系發生糾紛,應通過合理途徑或訴訟方式解決。在該租賃合同關系中,魯納鄉人民政府作為出租人,對某農業公司財務進行查封的行為已超越其職權范圍。法院依法作出了確認魯納鄉人民政府查封行政行為違法、會澤縣人民政府終止復議的行政行為有效的判決。人民法院通過對涉民營企業的行政案件的依法審理,平等對待基層人民政府和民營企業,對行政權力的規范行使、法治政府的構建起到了有力的推動作用,妥善維護了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


七、某農具廠、周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案

——準確適用法律,依法打擊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的犯罪行為

【基本案情】

2015年9月,被告單位某農具廠在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由某農具廠實際控制人周某以支付開票的方式,通過他人為某農具廠虛開銷售方為昆明某商貿公司,購方為某農具廠的增值稅專用發票10份,票面金額為人民幣999794.9元,稅額為人民幣169965.13元,價稅合計1169760.03元。上述發票均已由某農具廠向稅務部門申報抵扣了稅款,非法抵扣國家稅款人民幣169965.13元。另,2017年3月21日,被告人周某在接到偵查機關的電話后,到偵查機關接受詢問,并如實供述了其犯罪事實;案發后,某農具廠于2016年7月7日補交增值稅人民幣169965.13元,2016年8月18日,繳納增值稅滯納金人民幣22010.48元,繳納罰款人民幣84982.57元。

【裁判結果】

法院生效判決認為,被告單位某農具廠、被告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周某,在經營過程中,為牟取利益,在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非法抵扣國家稅款,其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某農具廠、被告人周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應予以處罰。被告人周某周主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系自首,可以從輕處罰或者減輕處罰。判決:一、被告單位某農具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二、被告人周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

【典型意義】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是指為了牟取非法經濟利益,故意違反國家發票管理規定,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沒有貨物購銷而為他人、為自己、讓他人為自己、介紹他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屬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按《發票管理辦法》的定義,虛開發票,是指“開具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不符的發票”,而刑法打擊的虛開包括:“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法院在審理本案過程中注重保護民營企業和相關人員的刑事權益,準確區分合法財產和非法所得、個人財產和企業法人財產、涉案人員個人財產和家庭財產,考慮到民營企業的稅收負擔重的情況,在財產刑的處理上對民營企業進行了適當考慮。企業在生產經營活動中不能抱有僥幸心理,應切實加強內部管理,遵守相關稅收法律法規,依法履行納稅義務。

八、甲公司申請執行乙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在保證債權人利益的前提下,最大限度降低對被執行企業正常生產經營的影響

【基本案情】

2013年3月,甲公司與乙公司簽訂合同,約定由甲公司采購原煤銷售給乙公司洗選加工。后經結算,乙公司應支付甲公司款項1100萬元。在多次償還之后,仍下欠款項1650457元,2016年12月1日甲公司向宣威市人法院起訴乙公司償還欠款。案件經審理調解,由被告乙公司償還原告甲公司欠款1454913元。但一直未履行,甲公司向宣威法院申請執行。

【執行情況】

宣威市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后,通過總對總查控,對被執行企業的銀行賬戶、車輛證券、稅務等財產進行了查詢,但未查詢到可供執行的財產。通過走訪調查,了解到被執行企業因受當前煤炭市場低迷的影響,經營十分困難,尚欠職工工資數十萬元。被執行企業財產僅有廠房、機械設備等,申請執行人申請對被執行企業及廠房設備張貼封條進行查封,但承辦法官考慮到保護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最大限度減少對被執行企業生產經營的影響,并未貿然查封被執行企業及廠房設備。為防止被執行企業規避執行,拖延履行,查封了被執行企業實際管理控制人員沈某某所有的別墅一套,價值約160萬左右,以執行標的相當,對被執行企業不產生實質性不利影響。

宣威法院查封控制了被執行人財產后,并未啟動財產處置程序,因為承辦法官考慮到如果機械地啟動評估拍賣,將不利于財產的增值,也會對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之間關系產生負面影響。為此,查封財產后,執行法官積極組織雙方當事企業進行多次溝通協調,最終雙方達成長期和解協議:1、被執行人于2019年6月25日前向申請執行人還款943181元,剩余部分申請人給予減免。2、若被執行人未能按照協議履行,則申請執行人向法院申請恢復案件原標的執行,不給予相應減免。3、申請執行人同意解除對被執行企業實際管理控制人沈某某名下別墅的查封。4、雙方當事人同意因案件達成長期和解,同意終結執行。

【典型意義】

法院在該案件執行中,出于對被執行企業的發展保護,少用慎用查封廠房設備的強制措施,采取查封企業實際管理控制人員名下別墅的方式,從而達到既保障了申請人的利益,也最大程度地減小了對企業生產經營的影響,采取“放水養魚”的方式,給企業生存發展留下足夠空間。法院在案件的執行工作中,既尊重申請人的權利,同時也盡力保障企業正常生產經營,平等保護雙方的合法利益,注重執行和解,找到債權人與債務人的“最大公約數”。引導雙方達成兼具靈活性、可操作性和約束力的和解條款,一方面申請企業的債權得到逐步落實,另一方面被執行企業也贏得了起死回生的機會,案件執行有效維護了申請執行人權益,也兼顧了被執行人企業的生存發展,實現了雙贏的目的,取得較好的社會效果。
 

九、云南某工貿公司申請執行貴州某供應鏈管理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多項執行措施并舉,提升執行成效

【基本案情】

云南某工貿公司與貴州某供應鏈管理公司、余某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于2017年7月3日向羅平縣人民法院起訴,并申請財產保全,被申請人貴州某供應鏈管理公司的賬戶隨即被凍結,凍結時,該賬戶只有4226.79元。后該賬戶進款100余萬元。2017年12月7日,在羅平法院主持下,雙方達成調解協議:由貴州某供應鏈管理公司、余某于2018年3月31日前連帶返還云南某工貿公司貨款2487306元,并承擔相關利息及訴訟費用。2018年2月28日,羅平法院將被保全賬戶上的1241188元進行了扣劃,并支付給了云南某工貿公司。

【執行情況】

因貴州某供應鏈管理公司、余某未按期履行義務,2018年4月8日,云南某工貿公司申請執行。在執行過程中,經申請人申請,羅平法院于2018年8月10日發出首份《調查令》,委托律師到被執行人住所地貴州省貴陽市調查被執行人的財產及經營狀況。經調查得知,被執行人貴州某供應鏈管理公司經營狀況正常,具備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的能力。因被執行人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2018年10月23日,被執行人余某(也系被執行人貴州某供應鏈管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被羅平法院決定司法拘留15日,余某不服,向曲靖中院申請復議,2018年10月26日,曲靖中院作出復議決定:駁回復議申請,維持原拘留決定。

在此期間,經過執行人員的引導,2018年11月1日,申請人云南某工貿公司向羅平法院提起刑事自訴,要求追究余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刑事責任。2018年11月27日,在執行人員和刑事審判法官的努力下,由案外人余某甲(余某之兄,貴州某供應鏈管理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進行執行擔保,申請人云南某工貿公司與貴州某供應鏈管理公司、余某、余某甲達成了執行和解協議。2018年12月19日,云南某工貿公司自愿撤回了對余某的起訴。

【典型意義】

法院在執行過程中,綜合運用多種措施,通過財產保全、律師調查令、司法拘留、拒執罪、執行擔保等一系列執行舉措的有效運用,形成強大震懾力,促使被執行人主動履行生效裁判文書確定的義務,突出了強制執行力度,也在全社會營造出褒獎誠信、打擊失信的良好輿論氛圍。為當事人最大限度地挽回了經濟損失,充分展現了人民法院為保障和服務民營經濟發展,以及有效推動法治化市場經濟建設而做出的不懈努力。

十、昆明某食品公司宣威分公司與重慶某農業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調判結合、調解優先,充分發揮調解作用化解矛盾糾紛

【基本案情】

2018年8月16日,原告昆明某食品公司宣威分公司與被告重慶某農業公司簽訂《雙塔牌中秋月餅購銷合同》,約定被告向原告采購月餅,2018年12月17日,經雙方確認,被告欠原告貨款594860元。2019年1月9日,原告向宣威市人民法院起訴,要求被告支付下欠貨款及利息共618920元。

【處理結果】

因原告提出申請并提供擔保,立案次日,法院經審查依法裁定對被告某一銀行賬戶予以凍結,凍結金額以618920元為限。被告于銀行賬戶被凍結次日找到承辦法官,主動向原告支付了10萬元貨款??紤]到原被告雙方均存在資金困難以及被告具有主動履行欠款的意愿,為盡可能地為雙方節約時間成本、訴訟成本,法院堅持調判結合、調解優先的審判原則,充分了解雙方當事人訴求及經營現狀,并在此基礎上耐心同雙方當事人進行深入溝通,力求調解解決案件,徹底化解雙方當事人之間的矛盾糾紛。通過對雙方在糾紛中的利弊得失進行細致分析,消除彼此抵觸情緒,逐步建立起當事人互信、互諒、互讓的調解基礎,在分清責任的前提下,成功引導雙方理性解決問題,當日,雙方當事人自愿達成分期履行欠款義務的協議。

【典型意義】

本案法律事實清楚,法律關系清晰,但因被告拖欠貨款,損害了原告的合法權益。法院依法快速立案,高效采取訴訟保全措施,給被告形成有效震懾,促使其主動履行義務,原告收到部分貨款后,其在擴大再生產中的資金壓力得以緩解,雙方達成分期履行欠款的義務,也給被告公司以喘息之機,渡過難關。為便捷、高效、實惠地解決糾紛,法院堅持“調解優先,調判結合”的原則,多元并舉,多力合作,通過調解方式結案,重構雙方信任基礎,依法保護民營企業權益,維護了誠實守信的市場交易秩序。在當下我國經濟建設快速發展、利益主體多元、各種社會矛盾凸顯、案件數量激增的情況下,堅持民商事案件調解優先,力爭使民商事主體在訴訟過程中達成調解協議,更能體現民商事主體意思自治,更有利于平衡各方當事人利益,對于化解矛盾糾紛,維護民商主體交易穩定,規范交易秩序,促進社會和諧穩定,意義重大。

網站首頁|版權聲明|政府公開網
滇ICP備16006427號

滇公網安備 53030202000211號    網站地圖

上海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山西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吉林十一选五必出 黑龙江省福彩36选7的中奖号 福建体彩36选7中5个号多少钱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江 2分彩骗局 什么叫理财如何理财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玩真钱的棋牌游戏哪个靠谱